赤瞳白发的小怪兽

这里S,什么都不会的小咸鱼
主混bsd/aph
主吃双黑/露中/好茶/米英
不定时更新,目前月更【高亮】

真巧,我也爱你

*梗来自“失爱者三十题”
*是露中是露中是露中!
*只是用来混更的,认真你就输了

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吗?”
睁开双眼,环顾四周。明明是奢华的套房,周遭却弥漫着寒气,连一旁燃烧正旺的壁炉都像在吐出冰渣,橘黄的火舌在王耀和伊万的脸上留下大片阴影。逆着火光,王耀的面容有些模糊。
“我知道,因为我杀了你的爱人伊利亚。”伊万张嘴答道,这时他才感觉到喉咙里一股子铁锈味,口腔上壁火烧火燎地疼,又干又涩。
“那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吗。”王耀低下头,手中摩挲着一只左轮。
“知道。你会给手枪装弹,然后对准我的太阳穴精准地来一枪,而我无法反抗。”说着伊万看了看将自己捆绑在餐椅上的尼龙绳。“我无法凭蛮力挣开绳子,手边也没有可以自卫的武器。我的胜率为零。”他这样说着,又笑了起来。
王耀没有理他,只是默不作声在装弹,枪械的“咔哒”声就像心跳,偶有壁炉里火焰发出的声音打扰。
最终王耀装填好了两颗子弹。
子弹上膛,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伊万的太阳穴。
“伊利亚死去后是你一直陪在我身边,那段时间如果没有你,我或许都不在人世了。”王耀很平静,他的眼神如同隔了屏障,伊万看不出一丝波动。“但我实在没想到,为了对付琼斯,你可以拉我给你垫背,拉着亚瑟给你撑腰,甚至——拉着伊利亚当替死鬼。”王耀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。
“支撑我活下去的理由只有一个,曾经是你,现在,是复仇。”
王耀睁开双眼,鎏金的瞳中淬满愤怒,仇恨,纠纠缠缠,绕成一股,盘绕在他的眼里。
伊万只是笑,他不否认,做过的事就是做过,奈何他有天大的本事,也不能在王耀面前把黑说成白,把直说成弯。
“那你完成复仇后会怎样,会自杀吗?你填了两颗子弹,一颗是给我的,另一颗是你的?”伊万眯了眯眼盯着那把枪,还有王耀扣住扳机的指尖。“不,你不能死。”
“你不觉得一切都太晚了吗,伊万?就像当河床开始回忆她的河流时,一切就都迟了。所以我们奋力前行,却仍像逆水行舟,止步不前。”王耀的指尖开始发力,“没关系的,我只是不想留下你一个人。”
“不,王耀...你不能死...不,我爱——”
血溅满整面墙壁,那双紫瞳也黯淡无光。
“真巧,我也爱你。”
下一刻,枪响。

END


【APH/露中】强硬

*军阀露×花旦耀
*私设多,有肉渣
https://shimo.im/docs/lM2bsmovdNc0GOCR/ 点击链接查看「强硬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妈个鸡lof又吞我

【APH/露中】分手

*披着分手皮的糖
*七夕贺文

下午的街道人群熙熙攘攘,即使是夏日,伊万仍旧围上他的围巾。
街道两旁的绿植中有蝉的鸣叫,虽吵闹但丝毫不影响伊万的心情。
心情颇好的勾起嘴角,衣袋里鼓起的一块是伊万的秘密武器,他忍不住又一次把手伸进衣袋抚摸。

一步,两步......
伊万的目的地是街角那家猫咖,他去过几次,里面养的都是中华田园猫,王耀很喜欢这种小猫。
而他此次赴约,正是筹备已久的,和王耀的见面。
想到王耀,他的嘴角上扬弧度加大了几分。

五步,六步......
和王耀分手已经有半年了吧,伊万摸了摸光滑的下巴——胡渣都被他剃得干干净净。
“自从半年前和他大吵一架后,再没见面了呢。”提及往事,伊万只觉得好笑。
他们可真是一对,一样的倔强,吵架后都觉得是对方的错,竟赌气互不联系,甚至王耀回俄/罗/斯深造一事也没告诉他,一句分手就好死不相往来,不然他们又怎会耽误半年。

十步,十一步......
要说起他们当时的恩爱程度,那是人尽皆知,似乎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会当一辈子情侣,弗朗西斯那个好事鬼还开玩笑说,要给他俩办个婚礼,他还要当司仪。听说他们分手时三人还吃惊了很久。
阿尔弗甚至赌咒,他们要是不在一周内和好,他就吃一公斤亚瑟的司康饼。
“啊对,阿尔好像还没有兑现这个承诺...”伊万一边加快前进速度,一边思考怎么整阿尔。

二十步,二十一步......
经过了省图书馆,伊万驻足了一秒,“在这里和小耀度过愉快的时光呢~”
两人考研时,最常去的约会地点就是这里。王耀娇小的身躯淹没于一排排巨大在书架,彩绘玻璃折射进阳光,射在他身上,就像笼了层金光,王耀完美的侧颜看起来是如此纯洁,不忍触碰以免玷污。伊万还打趣说王耀是他的天使,上天送给他的天使。
“很快,很快就能见到万尼亚的天使了。”

四十步,四十一步......
伊万的步幅加大,他有些迫不及待。
“这条街上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啊,就是在个公园里,万尼亚夺走了小耀的初吻呢,就在和他划船时,嘻嘻。”
那时两人刚刚互通心意后,第一次约会选了这里的高人气公园。王耀说想划船,两人就这样慢悠悠的在人工湖上划着。
可能那天阳光太刺眼了,伊万总觉得有些恍惚,看向王耀时,觉得他朦朦胧胧的,只有那两片薄唇泛着浅粉色,如同涂了唇蜜,亮晶晶的。不知不觉就凑近了,不经意间,两人唇瓣相贴。反应过来时,伊万清清楚楚看见王耀耳尖上一抹红晕,在阳光下那么清晰。
他就这样,夺走了王耀的初吻。

七十步,七十一步......
伊万想起了和王耀交换礼物时他兴奋的表情,他送了王耀一个滚滚玩偶,玩偶不大,不算贵,只是玩偶胸前被人别出心裁的绣上“耀”一字,歪歪扭扭,一眼就能看出是伊万干的。但王耀依旧很开心。
王耀受到礼物时,两只眼睛弯起,用玩偶遮住半张脸,只露出弯弯的眉眼,闪着水光,像囊括了一整片星云,亮晶晶的。
伊万曾贴近了看那双眼睛,并断言世上没有任何一种宝石比他的眼睛好看。
而现在,伊万期待即将看到那双好看的眸。

一百步,一百零一步......
伊万第一次觉得这条街这么长,虽然他明白从他住的公寓到那家猫咖只需要三百五十二步,但他仍觉得太长了,长到让他感觉自己走了半年......
半年前,他们是怎么开始争吵呢,伊万记不清了,或许那次争吵之前他们的感情就有了缝隙。
伊万明白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恋人,过多的占有欲让王耀厌烦。曾经被爱情遮住的种种缺点随着时间一点点暴露出来,当初爱情的盲目也开始消散。王耀总是会因为一些小事和伊万吵架,他们需要生活的磨合。
有时候伊万会想,如果半年前自己不那么倔强,放下架子和王耀道歉,他们可能就不会是这个结局了。
而现在,伊万就要去见到王耀了。
他开始奔跑。

两百步,两百一十步......
快了,伊万已经隐约可以看见猫咖那可爱的招牌了。他可以想像,王耀就坐在尽头的座位,他的头发被他拢聚在一起。

两百五十步,两百七十步......
伊万甚至可以看见猫咖招牌上的字了。他已经可以想像王耀见到他时,那比阳光灿烂的笑容。

三百步,三百五十步......
猫咖近在眼前,伊万一推手便走了进去,他的心脏开始狂跳——终点的奖励,就是他朝思暮想的王耀。

“嗨。伊万。”
伊万渴求了半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是记忆中的温柔清脆。
“我来了,小耀。”
熟练地拉开椅子坐在王耀对面,伊万细细端详他的脸,咖啡的香气的两人之间氤氲,还有猫咪慵懒的叫声。

“好久不见了,对吧?”像是在掩藏尴尬,王耀对伊万笑了笑,低下头呷了口咖啡。
“是啊,听说你从俄/罗/斯回来了,万尼亚就一直想见见你。”伊万的咖啡一口没动,他在感受衣袋中的凸起。
“对了耀,你应该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对吧?”伊万把手伸进衣袋,等着王耀回答。
王耀脱口而出,“是七夕。”说完又像在回忆,“我记得我们上一次过七夕时,还是我告诉你的,然后你很郑重地带我去西餐厅吃晚饭,当时你严肃的表情真的好有趣。”说到此处,王耀不禁笑出声,“也怪我,突然给你说要过什么七夕,弄得你太局促了。”

“但是这一次万尼亚准备好了。”伊万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手链,由纤细的红绳编织,上缀宝石,精巧的宝石在碰撞中发出悦耳的声音。即使是外行人,也能看出此物价格不菲。
王耀明显吃了一惊,不可置信地盯着那手链,“哦伊万你这是......”
“七夕礼物。戴上吧。”伊万却不容置疑地为王耀戴上那手链,满意的看着宝石的光芒在王耀白皙的手腕上闪烁。“果然很合适。”
“谢谢,很漂亮。可是我没有准备你的。”王耀欣赏着手链,有些遗憾的看向伊万。
伊万不恼,仍是笑嘻嘻的,“没事,万尼亚不需要你的礼物,万尼亚只想看看你。”

王耀比半年前冷淡一些,但伊万认为这只是他们分离太久所致,并没太在意。他觉得王耀更迷人了,或者,王耀的双眼更迷人。
耳边有咖啡机运作的声音,一只猫悄悄跑过来,向王耀凑近,用尾巴尖挠他的脸和脖子。
“哈,干什么,好痒......”王耀被弄痒了,伊万知道他最怕痒,脖子那一块是他的弱点,这一点伊万在多年的相处中牢记在心。
抬眼看向王耀,果不其然,他眼角已经分泌出泪水,本就多情的眸此时更是水光潋滟。

伊万喉头一紧,伸手拂去王耀眼角的泪水,轻柔的问他,“时间不早了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伊万送王耀回家的路上,和王耀聊起他们曾经的恩爱,王耀都闭口不言,只是静静地听着并看着那条手链。
伊万也不是怀旧的人,见王耀没什么兴趣便转了话题。王耀住的小区快到了,伊万寻思自己必须挑明心意。

“耀,你知道今天是七夕对吧。”伊万将步调放慢,等待王耀的回答。
王耀有些好奇,这个问题他已经回答两遍了。“嗯对啊。”
“在七夕,互表心意的双方,会得到上天的眷顾。”伊万直直的看向王耀,此时已经到王耀住的小区了。
“诶呀蠢熊,你这是在哪里看的谣言。”王耀不禁笑了,就像夜空的烟火,突然绽开,搅乱平静的夜幕,却又让人惊叹于它的美丽。
“好了我要走了,有空再联系啊!”王耀意欲离开,伊万不想放弃最后的机会。他一把拉住王耀。

“耀,我送你上楼吧。”
“不了,我男朋友还在家里等我。”

END

【APH】老王的食堂开饭了

*和沙雕兄弟的沙雕脑洞 @Lof認證澳港婚禮司儀
*巨尼玛ooc,混更

老王家的食堂开饭啦——

现在跑在第一位的是阿尔弗雷德同学!他战胜了自己强大的重力冲在最前,他头上的呆毛昭示他hero的象征!

紧随其后的是伊万·布拉金斯基同学!他脸上友善的笑容和他紧握阿尔呆毛的手表明自己即将超越【谋杀】这个美/利/坚小伙! 阿尔倒下了!罪魁祸首不是伊万!竟是一坨黑乎乎的不明物体——那竟是亚瑟的死扛!两位选手身后究竟发生了什么?

原来是亚瑟的死扛攻击!见已经干倒第一名的阿尔选手,他悠闲地坐下开始喝茶!这是何等的自信!

而镜头转向一旁的弗朗西斯选手,他竟然在拆亚瑟的椅子!而亚瑟选手浑然不知还在喝茶!看来这边也是一场恶战呢!

而目前的第一名是伊万!哦!伊万绊倒了,被他自己的围巾!等等,一双手正死死拽住他的围巾!是顽强的美/利/坚男孩!哦现在应该称他为坚强的美/利/坚男人!

现在插播一条广告:终点的王濠镜同学已经开始下注了,谁才是第一个吃上饭的人呢?!

哦赛事越来越紧张!而终点的老王已经开锅了!第一个享受老王的美食的幸运儿究竟是谁呢?

那毫无波动的表情!那桀骜不驯的鬓发!那堪比鞭炮的红衣!竟是王嘉龙同学!此刻他正端着一盘小笼包开始享用,丝毫不care身后五人的明争暗斗你死我活!好气量!

以下是沙雕兄弟鸢一的发言)

来来来各位看一看了啊,下面是第二个用餐的下注时间!前面第一位大家都赔得连胖次都没了吧~很好!第二位会是——!

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后方弗朗西斯同学正处于劣势,原因竟是无法抑制的猛烈的...死扛攻击!!!

和平佛系选手本田菊开始拉架——本田同学请小心!你的后方还有伊万同学的水管! 好,看来本田同学毕竟是老前辈,在伊万同学的“善意”攻击下,美丽而又风雅的——倒下了。

不好!阿尔弗雷德同学又一次坚强的站起!真是太令人感动了!让人忍不住为他唱一首——《爱的供养》!!!等等他脱校服了!他难道要采用色♂诱吗!不——他倒出来了——憨八嘎!!!

在猛烈的憨八嘎和死扛攻击下,弗朗西斯同学甘拜下风,伊万同学正与路德维希同学和路德维希背上的费里西安诺作战,看来费里西安诺十分灵活——打中了——不,没打中——打到路德维希的胃了!不过德/国人的胃还真是坚硬,他站直了身躯,坚强面对一切水管。

流水的水管攻击,铁打的德/国人!令人敬佩!

S:兄弟我们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
鸢一:行那就烂尾一下吧)

“dang——”随着一声勺子敲击中华锅的巨响,全员呆愣原地。是今天的主厨王耀!看来他很有想法!

镜头全部对准王耀!话筒准备!请说出你的想法.jpg

“妈个鸡哦逼崽子们还吃不吃饭,再打明天就让柯克兰大厨掌勺!”

王先生虽然已退隐江湖多年,但这股气场依旧不减当年!王先生好样的!一句话阻止了即将发生的WW3!

各位选手纷纷停止争斗,相拥冲到饭桌前。只见饭桌上摆的整整齐齐的一次性碗筷。

那么问题来了,除了亚/细/亚组,谁会用筷子呢...?

END

【其实这是我们看小英雄时突然迸发的脑洞,小英雄真好看,鸢一表示自己要实力吹爆豪】
【S表示想吃老王做的饭】

【APH/联五】扒一扒圈里的太太们

*微露中

*多cp友情向,不喜勿喷

*大量ooc,论坛体,纯属混更

1L:小钱钱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太太的个人本宣来啦!期待了好久!这次依然是冷战的相爱相杀呢!

2L:楼上冷静,还没抢到现货呢。小钱钱太太也是很厉害了,在冷战这种冷圈里坚持产粮不淡圈,已经成为冷战圈顶级产粮大佬了www

3L:楼上是萌新吧,看来你不是小钱钱太太的真爱粉【严肃】。我可是从太太刚开始写文就关注了的!其实太太也写过黑三角的。

4L:啊这个我知道,不过现在找不到了,估计被太太删了orz

5L:楼上说的可是《无声》?!

6L:啊就是这个!当时看得我心肌梗塞啊,活生生塞了满嘴刀...

7L:同感。小钱钱太太是跟阿尔有仇吧,全程都在虐阿尔,典型后妈。

8L:但是《无声》里的露中还是挺甜的!【刀中找糖】

9L:但太太是个耀厨啊!这次的本子名字就是《社会老王观察记》233333

10L:不过这次太太的本子价格还是一如既往的......贵。

11L:毕竟是“小钱钱”太太

12L:毕竟是“小钱钱”太太+1

13L:毕竟是“小钱钱”太太+10086

14L:楼上复读停一停。不过说到本子的名字,好茶圈的世界的初恋太太真的是......起名废。

15L:啊楼上真相了。初恋太太每篇文的名字......

16L:萌新瑟瑟发抖

17L:顶着被打的风险来和萌新解释一下。初恋太太起的名字基本都是迷,比如《惊!某帝国的绅士竟如此狼狈,原因竟是这个男人!》

18L:楼上不要再说了【捂脸】,关爱萌新

19L:不过太太的文很多都是r18啊!非常刺激了!

20L:同意楼上,虽然很少关注好茶组,但初恋太太的肉文是入坑必读【大雾】

21L:是的是的!当时就是因为初恋太太的肉文一脚踏入好茶圈!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亚瑟.jpg

22L:而且初恋太太还文图双修!每次写r18时太太都会激情配图wdm

23L:关键是初恋太太还高产啊,可以说是日更一万

24L:楼上说的高产让我想起了美食组的太太......对就是那个在初恋太太的每篇文/图下都有充满英式嘲讽的长评,圈里被称为“工口大使”的红茶与绅士不可辜负太太............

25L:被绅士太太炸出来!

26L:啊绅士太太......圈里都知道他和初恋太太是死对头,两位太太的迷妹还建过撕逼群。

27L:这个我知道,贼可怕。当时初恋太太和工口...绅士太太比谁更高产,也是圈里的大事了,互相写r18,最后两位是不分上下。

28L:不得不说当时真的是我们白嫖党的福利www天天都有粮吃

29L:这个事当时还被小钱钱太太弄成梗写成文了!不过现在还是被太太锁私密了...

30L:我我我手贱去看了看绅士太太的美食组文,妈耶!太刺激了!这种操作我们这些辣鸡想都不敢想!

31L:所以说是“工口大使”

32L:这样说起来,aph圈里还有一个写露中的太太,他的文特别ooc,但是就是不会让人讨厌

33L:马萨卡,是第一的hero太太?!那个出了名的米厨?!

34L:雾草第一的hero太太?!

35L:我我我hero太太的迷妹前来报到!

36L:hero太太的文风可以说是一大清流了,非常坚定的发露中刀,每一篇文都是吨量级的刀片。而且太太是个米厨,每一篇文阿尔占大部分戏份,都不知道太太为什么要打露中tag...

37L:是啊是啊,什么世界要毁灭了,阿尔英勇的充当英雄拯救了世界,但露中这对苦命鸳鸯却......可以说是非常爆笑了。

38L:太太的文真的是很ooc了,而且每次都是在虐露中,每次都是百米大刀,但我就是喜欢www

39L:附议楼上!hero太太的文真的适合心情低落时看【什么】,虽然是be但总想笑

40L:不过hero太太跟前三位比不怎么高产就是了...说好的周更都会发lof说“诶呀hero吃完憨八嘎就来更新”

41L:咕咕

42L:咕咕

43L:咕咕

44L:打断复读。话说hero太太还在圣诞节时和小钱钱太太搞过联文,发刀联文...

45L:是的,当时是三位太太一起在圣诞节搞了个发刀活动.........

46L:萌新弱弱问一下另一位太太是谁

47L:就是常年混迹在金钱圈的想交朋友的毛熊太太!

48L:我的天............

49L:当时毛熊太太,小钱钱太太还有hero太太一起发刀...小钱钱太太的那篇冷战《灭迹》我依然记忆犹新,最后阿尔的反水真的是...强行ntr了一波

50L:hero太太倒是码了一篇苏中刀,熟悉的文风,熟悉的hero,吞刀的我们

51L:毛熊太太感觉和小钱钱太太一个套路,也是天天虐阿尔,圣诞节发刀的那篇《蛊心》也是跟阿尔八辈子有仇一样,私心太重。

52L:但是看得我好过瘾啊!那种病娇的感觉只有毛熊太太才能最完美的演绎出来!【吃刀吃到癫狂】

53L:是啊!而且毛熊太太还经常和小钱钱太太联文,联文还大多是仏英,米英的羞耻play!

54L:毛熊太太本人也很可爱好吗!有时还会在lof上发伏特加的照片,配字“万尼亚想叫朋友呢,一起来喝酒吧⭐️”

55L:wdm太可爱了吧!要被圈粉了!

56L:但是看毛熊太太和小钱钱太太的亲密度我总觉得有奸/情【滑稽】

57L:楼上的注意你的危险发言,这里毛熊太太的女友粉。

58L:都停一停,其实五位太太私底下都是好朋友,经常联文很正常

59L:珍惜这样的太太吧,珍惜粮食

60L:+1

61L:+2

62L:+10086

END

我又粗来混更啦【求别打】
这次依然是沙雕脑洞_(:з」∠)_
(我现在基本是月更了ಥ_ಥ)

白切黑

*黑手党paro
*露熊,耀耀均为唐设定
*失踪人口回归_(:D)∠)_

枝型水晶吊灯在酒杯上投射下璀璨的光,透明的伏特加如同鱼眼镜头,将整个华美的房间融进小小的弧面。

红木办公桌的尽头,伊万正在玩弄手中的雪茄,围巾挡住了半边脸,零散的额发垂下,遮住紫眸中的寒光。

“唐,最近的情况就是这些了。”一旁的顾问一直保持鞠躬四十五度状态,连呼吸都控制到细微极致。

伊万放下了雪茄,从手边的枪盒中取出一只老雷明顿转轮手枪,愉悦地眯着眼观赏其完美的线条,“最近事有点多啊。”伊万冷不丁来了一句,一旁小心翼翼的顾问的双肩颤了一下。

“是......最近琼斯家动作有点大......”

“不,万尼亚说的是王家。”伊万站起身,点燃了雪茄,灰白的烟雾使他的面庞有些模糊,只看得出刀锋般的面部线条;星星点点的烟灰飘下来,在触及漆黑的风衣前就已飘散不见。

“王家吗?王家的唐似乎陷入困境了,帮助他们对我们没有一点好处......”顾问终于直起腰,摊开双手。

伊万吸了口雪茄,收起枪,“不,有好处,王家的唐还欠我一笔交易。”伊万垂下眼,突然笑了一声。

随即,他扯扯围巾,迈开步走了出去。

王耀现在陷入了危机。

琼斯家那霸道的唐前脚刚走,布拉金斯基家族那假装纯良的唐后脚就进门了。

中式的会客厅里,只有他们两人了。

王耀抿了口茶,瞥了伊万一眼。他依然在吸烟,烟雾之中,王耀分辨不出伊万的表情。压迫感从伊万背后渗出,王耀竭力使自己挺直脊背。

伊万却笑了,“别那么紧张嘛。”伊万站起身,王耀也跟着站起身。伊万笑得更开心了。伊万掏出那只转轮手枪。

“你不会开枪的,开枪对你没有好处。”王耀向前了一步。

“万尼亚当然不会开枪——”伊万走近王耀,让王耀笼罩在他投射下的大片阴影里。由于逆光,此刻,那双紫瞳此刻如漩涡般诡异——迷人又危险。

伊万低下头,枪口隔着衣料贴上王耀的身体,缓慢下移,力度之轻如同用羽毛瘙痒。王耀只是直视着他。

枪口在王耀的大腿根部停下,王耀听到了伊万打开保险的声音,他咽了口唾沫。

冰冷的枪口与滚烫的皮肤之间只有一层薄薄的布料,只要伊万手指一动,自己可能就会废掉一条腿。即使存在这样的风险,家族的前景才是王耀唯一担心的。

伊万凑近王耀的耳郭,大腿强行挤进王耀的两腿之间,枪口更加用力地贴紧王耀的大腿根,甚至向上移动抵住裆部。

“小耀,”烟草味混合着淡淡的酒味弥漫开来,明明皮肤很冰冷,但伊万喷撒在王耀耳边的气息却是无比温热,他的声音压到最低,就像情人互相倾诉情爱之事,但很清晰,清晰到让王耀战栗,

“来做个交易吧。”

END

看音乐剧截图做的沙雕玩意2333333(顶锅逃走)

【aph/露中】你所看的是什么书呐?

*混更,短小
*露中偏友情向
*上帝视角,以耀为第二人称,ooc注意
*藏书室管理员/所有者露×书籍痴迷爱好者耀

你推开那沉重的门,墨香混合着灰尘向你袭来,皮鞋踏在有着精致木纹的木地板上,发出有节奏的“啪嗒”声。

“晚上好,今天想看点什么?”轻柔的声音在一大堆旧书后响起,如同苦涩的美式咖啡里化开了一颗甜腻的太妃糖。

“你还真通过脚步声听出是我啊……”挠挠头,轻车熟路地绕过那一堆堆出于倒塌边缘的厚书,探到他身后。

“那是当然,毕竟在雨夜里突然闯进来,喘着气大喊‘给我书’的人也只有小耀你了。”谈及此处,那人不禁弯了眉眼,笑意盈盈。

“嘛……毕竟工作太忙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,办公室里又管得那么严,很久没看书了……”你撇撇嘴,惊叹于那人的好记性 ,耳边的俄罗斯民谣让你感到有些身处异境。

“话说你这么喜欢俄罗斯民谣吗,感觉这种歌跟这个书屋的氛围有些不搭调。”你一边浏览着他手旁的书单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。

“嗯呐,毕竟是万尼亚的故乡呢。”那人抬起头,淡紫的眸不见波澜,苍白的指尖在书单上滑动,“这个,这个,还有这个…都是万尼亚最近才收集的,都很不错,还没来得及看,要不小耀你先一饱眼福?”微笑着从一旁的书山里择出几本边角已经泛黄破烂的线装书,缓慢递给他。

“哦哦哦!这可还真不错呢!”你下意识地将那几本旧书揽在怀里,赞赏的目光于书脊流连。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身后咯吱作响的沙发上,就着有些昏黄的灯光,迫不及待地翻开扉页,却于下一秒停下动作——

脆弱的纸张上,几个有些扭曲的方块字置于此:

“生日快乐,小耀^L^

——伊万·布拉金斯基”

看到此处,你似乎能感觉到那人密切关注自己的目光,噗嗤一声笑到,“蠢熊。”

你没有抬头,而是继续翻开下一页——即使你的思绪已不在书的内容上。

你当然明白,这些书是自己不久前向他提起的孤本,他是怎样弄来的就无从得知,但仅是扉页上简短的一句话,就足以让你确信当初所作所为的正确性——

于那个雨夜推开他半掩的门扉。

END

久违的更新,结果还是烂尾_(:з」∠)_
开学了变得忙起来了,所以可能不怎么会更新了_(:з」∠)_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
记一个很迷的脑洞

占tag抱歉,不知道这个该怎么打tag
伊利亚是王春燕丈夫。伊利亚病死后,王春燕面临着大笔的医疗费和送葬费,这时伊利亚的弟弟——商业寡头伊万在财务上帮助了王春燕,当然他也索求王春燕的“爱”。
于是伊万给王春燕钱,各种珠宝首饰,债券…王春燕则给伊万暧昧的感情。
“她连吐出的烟圈都飘斜成一个扭曲的‘money’。”
总之王春燕过上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生活,伊万成功打造了一个只能用金钱供着的王春燕,奢侈成了常态,她已被万人艳羡。但没人知道,王春燕渴求的是像伊利亚那样的精神伴侣,而不是伊万和他的钱。
后来王春燕和伊万喝酒喝醉了,伊万侧击旁敲问王春燕现在喜不喜欢伊万。王春燕说,
“我活成了他最讨厌的模样,但现在的我是‘他’最喜欢的模样。”

好了烂尾没了
我怎么满脑子都是这种沙雕玩意XD

【aph/苏中】一同赴死

*梗来自这个天使颗粒 @kely的逃亡

*刀预警,苏有些病态

*国设,微历史向,bug多

*ooc ooc ooc

“你愿意和我一同赴死吗?”

惊醒。

梦中那漫天血光仍真实得可怕,血色下伊利亚的笑靥却清晰到可以勾勒出来,而伊利亚说的话依旧在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
王耀从床上坐起,冷汗浸湿大半片床单。他艰难地在床头摸索着,直到触碰到一个冰冷尖锐的东西,“还好,还在……”

王耀握紧那物举到眼前仔细观察——一枚已经暗淡无光的五角星,两道交叉的裂缝毫不留情地贯穿其中,边缘也破损的不像话。

可王耀并没有在意,他将那枚五角星按在胸口上,感受来自心脏的共振。

他的身体在颤抖,按住红星的手是如此地用力,似要嵌入皮肉。他恨不能将那红星揉进自己的身体,化为自己的血液。

抬眼,清晨的天空布满无力的苍白,阳光还无法照亮道路。王耀跌跌撞撞地来到窗边,他大口地呼吸着,让背后黏黏糊糊的汗液被风干,手依旧握着那红星。

“伊利亚,我又梦到你了——”

1

“王同志,伊利亚快不行了。”

王耀步履沉重地走出会议室,上司对自己的耳语依旧清晰,连喷撒在耳郭的温热气息都可以回忆起来。

拐过一个转角,伊利亚正依靠在墙边,一顶宽檐军帽在他手中旋转着,血色的瞳低垂着,不知在注视哪里。

抬眼,看见王耀,伊利亚一挑眉,带上军帽,阔步走来。

在经过王耀身边时,又刻意放慢脚步,看似无意间说到:“我想你应该都知道了。那,下一次会议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。”又指着王耀胸前闪闪发亮的红星,似笑非笑道,“记得保护好它,王同志——虽然我想你这个背叛者可能做不到。”

伊利亚准备快步离去。

“不!我没有背叛革命,我只是为了人民而做出最佳判断!”王耀捏紧拳头,竭力向伊利亚的背影大吼。

伊利亚沉默不语,他停下了脚步,王耀可以听见他发出的冷笑,继而只见他消失在转角。

走廊里只剩下王耀,颤抖着抬起手,抚上胸口的红星。他第一次感到,红星下跳动的心脏,此刻竟剧烈地疼痛着。

2

这是和伊利亚的最后一次会议了。

王耀在走进会议室时如此想着。

推开轻掩的门扉,伊利亚坐在会议桌边百无聊赖地扳弄着钢笔。王耀开门的动静惊动了他,他抬头,看见王耀,竟一反常态地笑了——虽然这笑容让王耀感到毛骨悚然。

沉默着拉开座椅,王耀却发现自己正好坐在伊利亚对面。皱皱眉,决定低下头不去看他。

整场会议王耀几乎没听进些什么,他满脑子都是伊利亚开始的笑容:凌乱额发下微眯的双目,嘴角勾起的若有若无的弧度,玩味与讥讽填满他光滑皮肤的每一个细小褶皱。

心脏又开始疼痛,一想到伊利亚不远的死期和他在自己进门时上扬的嘴角,王耀就觉得心口被奇怪的东西填塞,似乎将所有血液都挤出了心脏四腔。

会议艰难地进行着。因为意见不统一,会议几次发生争吵,一突一突地刺激着王耀的耳膜。熬到会议结束,王耀已经身心疲惫。

两边的上司都带着不满的神情离去,只有王耀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,而他对面的伊利亚则一直盯着他。

“布拉金斯基同志,那我先走了。”王耀实在不愿去面对伊利亚,他支撑着从椅子上站起,意欲离去。

“耀,”伊利亚却突然开口,视线始终锁定在王耀身上。“你在躲什么?”伊利亚也站起身,来到王耀身边。

“还是说,你真的在害怕自己‘背叛者’的身份?”伊利亚伸出手揽住他的肩膀,伏在他耳边。

王耀感觉身体开始不住地颤抖。

恐惧?或许更多的是罪恶感。

明明知道伊利亚即将到来的死期也有自己的“功劳”。

王耀稳住颤抖的声线,他能感受到背后伊利亚传来的微弱体温,“我和阿尔弗雷德的友好交往是出于大局考虑,我并不认为我背叛了革命。”

“嗯?背叛革命?哈,你错了,耀。”伊利亚的手逐渐下滑,来到王耀的胸前,他将王耀心口处的红星徽章扳下,置于指尖玩弄。

“你背叛的可不止是革命,你还背叛了我。”

伊利亚微笑着,在王耀的惊呼声中,他松开手,红星掉落在冰冷的地板上,发出如同骨骼断裂的脆响。

两道狰狞的裂痕爬上红星表面,暴露出深红的内心。

绝望覆满王耀的瞳仁。他挣扎掉伊利亚的束缚,跪在红星前,一瞬间如同被人掐住咽喉般只能发出残破的音节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”

泪无奈滑下,滴落在不甘残破的红星上,如同血液在流动。

“为什么要这样……”各种话语在脑海中被杂糅到一起,最终混为一个笼统的问句。

伊利亚只是冷笑——他在欣赏漫长岁月中的最后一场闹剧。

“因为你背叛了革命,和我。”伊利亚厌恶般地挑起眉,“你选择了那个愚蠢的琼斯。”

王耀捧起红星,无助如潮水席卷了他。

“那么,再给你一次机会好了。”伊利亚脸上露出恶劣的笑容,眼神却带有昔日温柔,“你是选择革命,还是,选择我?”

王耀沉默着。象征革命的红星在他眼前破裂,他已无法认清现实,他甚至无法判断伊利亚说的话。

伊利亚注视着王耀的崩坏,他感到满足,他已经体会到被背叛的感受,那么在临死前,他要留下最后的喜剧献给他深爱的王耀。

“你愿意和我一同赴死吗?”

一句话,如同拉开舞台帷幕,似有灯光照下来,一瞬间,王耀感到心脏猛地刺痛一下。

清醒。不禁睁大瞳孔,眼中倒映着与那红星无二的赤红。

“你说什么?赴死?和你?”王耀摇晃着站起身,他注视着眼前比他高大的男人,他不再颤抖。“哼,伊利亚我告诉你,无论在什么时候,我选择的永远是革命!一同赴死还恕我无法奉陪,因为我的心中只有人民的利益!”

王耀狠狠地拽住伊利亚的衣领,眼中藏着一头怒吼的东方雄狮。

但伊利亚不以为然,他伸出手揽住王耀,将他搂进怀,语气却冰冷到凝结,“果然在你心中,利益才是最大的吗?”

伊利亚一把推开王耀,恍惚间让王耀以为自己被丢弃。

伊利亚只是看着他,即使嘴角勾起的弧度再大,也掩盖不了他扭在一起的眉间的悲哀。

“可如果我说,我是真心的呢……?”

刹那间,王耀以为自己回到了以前,和伊利亚共度的那段艰苦岁月,又何尝不让他一次次正视自己的感情?可王耀明白,他相信伊利亚也明白,国与国之间,存在的唯一联系,只能是利益。

可伊利亚没有给王耀思考的时间,他微笑地看着王耀迷茫的眼神,无声走出了会议室。

那是王耀最后一次看见他。

3

1991年12月25日。苏/联解体。

王耀木然地坐在家中,他隐约看见,那面和伊利亚瞳色一样鲜艳的旗帜缓缓落下。

伊利亚死了。王耀如此想着。

“你背叛的可不止是革命,你还背叛了我。”

伊利亚已经死了。王耀这样告诉自己。

“你是选择革命,还是,选择我?”

伊利亚不会醒来了。王耀崩溃地重复到。

“你愿意和我一同赴死吗?”

伊利亚不会来的。王耀双手抱头大吼。

“可如果我说,我是真心的呢……?”

疼痛再次从心口传来,王耀低下头,贯穿两道裂痕的红星在心脏处闪闪发光。第一次,王耀觉得这红色是如此刺眼,就像血液从心口喷涌而出。

王耀沉默着,他脸上滑下泪滴,却又挂起笑容——嘴角那勾起的弧度一如伊利亚赴死时的微笑,“真心?别闹了伊利亚,谁都知道这不现实。”

王耀扳下那颗红星,温柔地贴上冰凉的唇,眼睫低垂以掩眼底的汹涌。

“我们是‘国家’啊,国家之间只有利益。背叛革命也好,一同赴死也好,终究抵不过利益的驱使啊,蠢熊伊利亚。”

在利益面前,没有谁能随真心一同赴死。

END
久违的更新_(:з」∠)_我还是想当咸鱼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